空晴鸟

热爱各种欧美cp、日漫cp,偶尔也发一些清新文学

大梨子愛喝水:

才想到要除个草(。

我爱欧尔麦特!啊!他真好!

【出胜】你所认知的世界-09【完结】

Z小勤_活在重启前:

目录:01 、02 、030405060708


加了一个TAG:出胜-你所认知的世界




食用说明:


1,原著世界观,未来25岁捏造


2,出胜ONLY,自我瞎几把解读


3,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,退步了我也没办法!


4,被你们上一章哀嚎吓到了,怕你们嚎,这次是6600的二合一完结章。让你们一次爽个够。


============== ========


你所认知的世界-09【完结】




全世界……不,从来就没有什么全世界。




绿谷从小就知道,小胜不喜欢撒谎。这不是说竹马不擅长撒谎,相反,才能满点的小胜在需要隐瞒一些事(比如欧鲁麦特的传承)的时候,总能伪装得完美无瑕。但若是他不愿意的事情,哪怕是随口编造一个谎言,小胜也不屑去做。




所以和动画里那些口是心非的傲娇不一样,小胜说讨厌时,绝对是真的讨厌。




他的不安与慌乱,心底那一点点的阴郁,全部都因为记起那些而躁动。明明不久之前还是最幸福的时刻,现在却陷入如此心情。就好像重新回到了折寺时期,哪怕被小胜的余光瞥到,也会从心底涌起被厌恶的恐惧。




简直连自己都讨厌起自己起来,仿佛所处的场所也是对他的无声嘲讽。




放在白色桌布上的手紧了紧,直到一支香槟杯被送到他眼前。绿谷抬起头,眼前是一张女孩清秀而明媚的脸庞。




“啊,谢谢,不用了……”他慌忙婉拒,“我开车了……”




这时他才注意到面前的女孩,是千叶。




女孩现今穿着一件白色礼服裙,橘色长发编织成束盘在脑后,发丝间点缀着白色或粉色的装饰。据他们上次见面大约已过了半年,如今看起来更加美丽。




都说婚礼当天是女孩一生中最美的时刻,现在看来也并非只是一句简单调笑。




“绿谷学长,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。”千叶笑起来,“考虑到英雄活动的忙碌,本来不想打扰你的。但还是厚着脸皮寄出了请帖,希望没有给您带来麻烦。”




“不不,没有麻烦。”绿谷连连摆手,“非常感谢你能邀请我,不如说,如果没有收到邀请我才要失落呢。”


而且如果没有收到邀请,大概也没办法暂时离开小胜身边吧。




大约是他脸上不自觉地出现了困扰的表情,千叶敏锐地察觉到了。新娘歪了歪头,有些好奇:“学长似乎有什么心事?”




“啊。”绿谷恍惚了一下,随即抓了抓乱糟糟的卷发,“没有啦,就是……突然走了神。”




“这样啊。”对方不想说,千叶自然也不会刨根究底。她微笑着点头,然后自然而然地谈论起其他话题,“说起来,还以为有机会见到爆豪前辈呢。”




只是这话题还是落在了绿谷的伤痛处,差点令他将手中的果汁洒出去。好在他总归是自制力强大的英雄,无论什么样的情况,都能够露出笑容。




“啊……小胜还有些事情要处理……”他笑容腼腆地解释,“上季度的英雄排名,我比小胜高了几票,他肯定要在这个季度找回场子。”




“果然是爆豪学长呢!”千叶理解地附和,“一年级雄英运动会时就见识过学长的第一名宣言,上一届的颁奖事迹也非常有名。真是直到现在也是一点没变。”




她说的上一届自然是绿谷他们一年级时,想到竹马被强行捆上冠军领奖台的情景,绿谷也忍不住要笑出声。


“哈哈哈,那次……小胜,还真是有名啊……”




千叶也笑了:“虽然有点可怕啦,不过爆豪学长真的很帅气。我们辅助科这边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,想为爆豪学长制作装备。学长毕业时,就算被学长爆破也想要一颗纽扣的也是大有人在。”




“难怪毕业典礼结束后,小胜像被人打劫过一样。”想到竹马当时外套不翼而飞,衬衫凌乱的惨样,绿谷笑着抱怨,“我那时也很想要一颗小胜的纽扣的啊,结果一颗都没给我留下。”




“绿谷学长你自己的纽扣也没能留下吧。”千叶掩嘴,故作嗔怪地说,“倒不如说,学长隐藏得也太深了,我们可都一直觉得你们关系不和,两派还经常为此掐架。看到学长对爆豪学长告白时,同学们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呢。”




“有那么惊讶吗?”绿谷用食指挠了挠脸颊,“我以为自己表现地很明显了呢。”




“唔……因为你们俩一直在吵架吧。在不熟悉的人看来,估计很难想象这是某种爱情表达方式吧。”千叶调皮地一眨眼,“毕竟我可是轰学长派,大概只注意到表象了吧。”




“原来如此。”绿谷跟着微笑。他本来想调笑一句之后要转告轰同学,但话到嘴边却变了内容。


“爱情表达方式……”




他听见自己说,心思仿佛穿越时光,回到了雄英毕业时的教学楼下。经营科的毕业生站在楼顶,手里高举着一个喇叭,对着全校师生高喊:“辅助科二年级的千叶同学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!请和我交往!!”




“千叶当年被浅井当众告白时,是什么心情呢?”




“哎?”没想到话题跳跃到这里,新娘女孩稍显意外。但她还是认真思索了一番,从记忆里找出答案。“最开始……是吃惊吧,然后大家都在喊在一起时有点慌张,最后……有点生气。”




“生气?”




“嗯,生气。”




也许是猜想到了什么,千叶努力回忆当时的场景,回答得很谨慎:“并不是讨厌浅井学长,只是我以为告白是很私人的事情,应该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发生。而那样广而告之地声明,还有学长的朋友在旁助威,同学们也只是想看自己喜闻乐见的事情……总觉得自己像是……被绑架了一般,并没有真正的选择权。”




“绑架。”绿谷重复了那个词,“千叶也说过,那时只是不想让大家为难。”




“日本人的通病,害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吧。”千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不过浅井真的是个好人。后来我跟他坦诚说了后,才知道他并不是那样的人。而且之后,他一直都很注意照顾我的心情。”说完,她扭了扭肩头,像是怕自己的话语给绿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样,“学长也是个温柔的好人,如果和爆豪学长发生了什么的话……”




“我和小胜并没有什么事啦。”绿谷对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,“我们现在可是出名的明撕暗秀撒狗粮呢!”




“也是呢。”年轻的新娘感叹道,“大家都经常被电视上的学长们闪瞎呢。”




因为没选择传统的神前式婚礼,千叶的婚宴结束得很迟。绿谷从静冈回到西新宿已至深夜,看了看车载显示屏上显示的时间——11:20。现在回去的话,小胜应该已经睡了;或者说,小胜今晚回来吗?绿谷在驾驶座上犹豫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。




他打开手机,LINE的消息栏里堆满了信息,但没有一条是来自爆豪胜己的。他觉得脑子里一团混乱,像在战斗中被敌人重创头部产生的脑震荡……




只不过敌人的伤害从不能令他退缩,而空荡荡的私信界面却让他从心底产生恐惧。




他有点想发一条消息过去,问问小胜睡了吗,今天过得怎么样,或者为什么不给自己发个讯息。拇指在虚拟键盘上晃来晃去,却按不下任何一个假名。




“烦死了。”他想起小胜那句似乎是回应的话语,“你和你的粉丝都烦死了。”




手指最后还是无力地落在HOME键上,推出应用关闭手机,绿谷趴伏在方向盘上蜷缩起来。




他又回忆起雄英一年级时候,他们从神野战场的上空划过,小胜肆意的笑容以及与切岛同学紧握的双手。不被需要的认知捶打他的心脏,而他自那一天之后,连与小胜说话的勇气都逐渐失去……




最后他也没有回到爆豪的公寓,而是久违地打开了隔壁的公寓门。迎面而来的是一股久不通风的湿霉气息,绿谷叹了口气走进,将窗户和阳台的落地门全数打开。




他没有喝酒,夜风却吹得他有些微醺。精密的大脑齿轮停止转动,活跃的思维陷入迟缓,无谓的胆魄缩在角落里,绿谷就这么半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。




梦中他似乎又回到了向竹马公开告白的那一天,全国的屏幕中都是他的示爱。世界为他欢呼,世界为他证明;世界鼓舞着自己,世界也推搡着自己。他看见无数双手,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孩童的……那些手从虚空中探出,将他的猎物抓住,迫使小胜看向自己。他就那样一步一步走过去,看见竹马奋力挣扎而无法解脱,直到精疲力竭。最后那些手托起小胜,将他送到自己眼前。




绿谷站在那里,抬头注视竹马低垂的头。小胜双目紧闭,紧皱的眉头中透露出疲倦。那些手托着他无力的身躯,虚无中的柔光勾勒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轮廓,像是宗教中描绘的受难的神明。




那本就是他的神明,他从小到大的信仰,他所追逐的终极,他无论如何都想要靠近的世界……




绿谷猛然睁开眼睛,早晨的闹铃将他从混沌中捞起。他的脖子在沙发上歪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。若不是身体素质强健,估计这一夜要患上落枕。他翻身坐起,艰难地活动肩颈,才发现靠枕上一片水痕。




绿谷出久是个哭包,这一点再过二十年恐怕也难以改变。但哪怕绿谷出久的天塌了下来,英雄人偶也必须扛起其他人的天




他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,沙发上的一夜没有让他的肉体得到充足的休息,而精神也着实萎靡。双手用力抹了把脸,绿谷从沙发上站起,向浴室走去。




谢天谢地他还有自己的事务所可以去,还有事务所附近的另一个居所。他逃亡一般远离爆心地的辖区,告诉自己只有这样,人偶才能够继续英雄的工作。




英雄人偶就这样过了四天。




四天里,联合行动没有中断,信息依旧在两个事务所之间交换着。绿谷心知肚明,逃避只是暂时的,也许哪一天就会收到和爆心地搭档出行的要求。但即便如此,他也把自己像只鸵鸟一样藏在沙坑里,装作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,甚至连给竹马发一条暂时不回家的消息也不敢。仿佛总有些话只要说出口就无法挽回,因此他只能闭目塞听,欺骗自己还能够继续拖延。




但他从来没忘记,爆豪胜己并不是个喜欢拖延的人。




当爆豪一脚踹开他的旧居所大门时,绿谷发现自己心底竟无来由地感到一阵轻松。死刑宣判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



“小胜。”他转过头,明明想要微笑,面部肌肉却不听使唤。最后挤出的是一个异常扭曲的表情,简直比哭还要难看,“你来啦。”




爆豪踹门的脚停滞在半空,几乎凝结成型的杀气落在地板上,骨碌碌滚了几圈消失无踪。他觉得自己的竹马绝对脑子有病。




“你他妈……”爆豪将有些变形的门甩在身后,骂人的话在喉管转了几圈还是没吼出口。于是他径直走到对方面前,看着对方扭曲难看的面孔皱起眉头,“老子还什么都没说呢,你一副要哭的样子算什么狗屁玩意!!”


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绿谷慌乱地拿手背抹脸,明明没有眼泪声音却带着抽噎,“明明已经做好觉悟了,但是一看到小胜,我还是……不想要这样……”




“哪样?”爆豪挑起半边眉毛,“什么狗屁觉悟?”


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,虽然两人间从未有过相关交流,但既然他来到这里就是察觉到了什么。于是他揪着竹马的T恤领口,将后者一路拖拽到餐桌旁。




“坐好!”爆豪低吼命令,“给你三十秒解释清楚,不然就去死吧!”




“三十秒哪里说得清,小胜还真是霸道。”话虽这么说,绿谷却听话地坐好。他等竹马拖了椅子在对面坐下,才开口陈述,“记得最开始时,小胜说不相信我喜欢你。”




爆豪嘁了一声,没做回答。




绿谷苦笑了一下:“小胜会这么想,也不奇怪。换做我是小胜,突然听说有关系那么差的家伙喜欢自家,也一定以为是什么人的恶作剧。”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“所以,我就一直在想,怎样才能让小胜相信我是认真的,怎样才能让小胜接受我。然后,我遇到了千叶……”




“谁?”爆豪莫名其妙,又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。




“以前雄英的学妹。”绿谷解释,“上周我还去了她的婚礼,新郎是我们那一届经营科的浅井……”




“谁他妈管这些路人是谁啊!说重点!!”爆豪一拍桌子,接着一道灵光在他记忆深处闪过,“等等,浅井?那个毕业时当着全校对学妹告白的家伙?”




“小胜有印象?”




“托你公开告白的服,之前白痴脸他们提到过。”爆豪没好气地说,突然明白过来,“你他妈……难道是……”




猜想被对方的眼神证实。爆豪微眯眼睛,拳头捏了又松开,似乎在斟酌是否应该一拳打到英雄人偶隐退半年。但他终究没站起身,反而愈发冷静。他盯着竹马绿色的眼眸,一字一句地提醒:“接着说。”




绿谷觉得自己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,全身冷得发抖。他的脑袋僵硬,舌头打颤,吐出的每一个字都不像是自己发出的。但他终究还是说了出来。




“我一个人……是不行的……小胜不相信我,所以我……必须要让小胜意识到,我是认真的……作为青梅竹马的废久不行,那么作为英雄的人偶呢……如果是英雄人偶的发声,一定能传达到小胜那里吧……”




他的脑袋越发低垂,几乎与桌面平行。爆豪从齿缝里发出一声冷哼:“有什么区别吗,不过都是区区DEKU而已。”




“说得,也是呢……”绿谷苦笑起来,“不管是哪一个,只要小胜愿意听我说,能够接受我……”这句话似乎刺中了他的伤口,绿谷哽咽了一下,眼睛里似乎有什么要扑簌簌落下,“小胜才是,为什么要答应我啊……为什么突然就接受了我啊……明明小胜从不退缩的不是吗!?”




他突然站起身,向后退步。椅子被脚跟绊倒,咣当一声向后摔下。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那声震响。绿谷的情绪激动,突然间那个唯唯诺诺的废久就消失了,战场上的永不放弃的人偶也消失了,剩下的是爆豪只见过一次的,在救护车上哭泣到悲怆绝望的绿谷出久。喊出来的话几欲撕心裂肺。




“小胜才是,为什么就任由自己,被其他人推到我面前了啊!!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爆豪沉默了,他几乎是有些陌生地盯着自己仿佛崩溃边缘的竹马,从谈话最初就保持冷静的内心裂开一道缝隙。那些裂痕原本应令他火冒三丈,但此刻却像是灌进了万吨海水,压得一切都无法爆发。




“哦,所以呢?”爆豪面无表情地说,冷静平淡到近乎冷酷,“现在你幡然醒悟,后悔自己做的一切,准备放弃分手了吗?”




分手吗?绿谷打了个冷颤。他以为自己在小胜踏入这个房间时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他的叙述就是他的认罪,他一直等着小胜宣布他的死刑。但真到这一刻,他才发现无论是废久还是人偶,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宣判。




废久哭泣着嘶喊:“不要!”


人偶咆哮着拒绝:“不要!”


组成绿谷出久的五十万亿个细胞,每一个每一个都发出挣扎的声音:“不要!不要!不要!!”




“绝对不要!!”




他猛地扑过去,抓住竹马的手腕,将对方拖入自己怀里。




“你他妈……放开我!”




爆豪压抑着怒吼,想要挣脱,却发现绿谷的力气之大令他无法动弹。OFA的力量覆盖对方的四肢百骸,全覆盖即便是爆心地也无法单靠身体力量挣脱。绿谷紧紧地抱住竹马,像是要把他锁在身边,又像是要将他揉进血肉里。




“小胜……”绿谷将脸埋在竹马的脖颈间,声音含糊不清,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但是我……做不到……真的做不到……”




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,爆豪不知不觉间停止了挣扎,任由对方将泪水洒在他的脖颈上。




“我明明是……英雄……明明应该像欧鲁麦特一样……做个无私的人……明明应该考虑小胜的心情,如果真的喜欢小胜……应该只要小胜幸福就好……”他钳握住对方的手松了松,似乎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接着又重新收紧了力道。


“但是我做不到……做不到……”他说,“哪怕是卑鄙的手段,哪怕小胜是被全世界强迫着推到我身边的,哪怕小胜不喜欢我,哪怕无视小胜的想法……我也不想放弃……不想分手……不想分手……”




爆豪仰头看向天花板,日光灯的光芒刺得他睁不开眼。他叹了口气,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拍了拍对方的脊背。




“我知道了。”爆豪平静地说,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



也许是他疑似安抚的动作起了效用,绿谷恍惚了两秒,真的松开了手。他慢慢站直身体,用手背擦拭满脸的狼藉:“小胜,我……”




话还没有说完,一股劲风迎面袭来。猝不及防之下,绿谷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


他咚地一声撞在墙上,后背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。爆豪右手半举,硝烟与火星从他的指缝间飘落。绿谷这才明白自己刚刚被竹马一拳揍飞,绝望感袭来,他无力地向地面滑落。




但一双手揪住了他的领口,将他上半身提离地面。爆豪怒火中烧,话语里都掺杂着浓烈的硝烟味。




“你他妈的,自说自话的够了没有!!不顾别人的想法,哪怕拉着全世界也要让我相信的是你!甩也甩不掉非要交往的是你!现在又在这里自哀自怨随便给别人打上标签的也是!!什么应该顾及我的想法,你他妈什么时候真正在意过我的想法!?你还要活在自我中心的世界里多久!!”




“少看不起人了!!”爆豪抓着他怒吼,“在你那狗屁世界的认知里,老子是会被一群路人组成的世界压垮的人吗!!啊!!?”




“啊……”绿谷怔住了。




明明是在被骂,明明小胜是那样的愤怒,愤怒地将他的世界击得七零八落。但……也许是日光灯的光芒太刺眼,也许是小胜金色的头发太闪耀,绿谷感觉自己看见了太阳。




名为绿谷出久认知的世界分崩离析,大地坍塌天穹碎裂,阳光从世界之外照射进来,将乌云与阴霾通通驱散。




“这样……太狡猾了,小胜……”




绿谷突然伸出手,将揪着他衣领的人奋力拉下。爆豪失去平衡跌撞在他身上,然后被一双胳膊再次抱了满怀。不同于之前那样,这是个没有暴力的柔软拥抱。爆豪动了动肩膀,最后并没有挣脱出来。




绿谷鼻头噏动,又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:“小胜,我可以理解为,你是自愿和我在一起的吗?”




爆豪翻了个白眼:“不然呢?就凭你这个废久还想强加老子什么?”




“但是你当时说的是嫌我烦。”


“你他妈确实很烦。”


“你还拒绝了我好几次。”


“因为接受了你也会像今天这样搞事,烦死了。”


“小胜对我没信心。”


“你他妈倒是给我点值得有信心的样子啊?”


“小胜还说讨厌我。”


“彼此彼此,你不是也很讨厌老子。”


“但我也很喜欢小胜啊。”


“哦。”




爆豪顿了顿,也许是想要消除某种不安,他又补充:“这不是你他妈自己说的吗?喜欢和讨厌是并存的。”他将头扭向一边,“况且你这家伙,很多地方,真的是非常讨厌。”




“嗯。”绿谷破涕为笑,“小胜有很多地方,也是真的很讨厌。”




“闭嘴,你找死。”




“我不。”绿谷又抱得紧一些,“难得小胜现在正跟我好好说话,我不想继续一个人留在只有自己认知的世界里了。”




—THE END—


==========




本章6600,其实是两章的内容。


但我算怕了你们了,分两章发你们肯定又要嚎我发刀子,只好一口气全写完了。


如题所述,这是一个只活在自己认识世界里的出久,和一只有点明白但不交流的咔的故事。




之后的番外我们出胜ONLY本子见吧,本子信息有兴趣的点这里




最后!!我他妈一口气肝了6600!!!端午假期全奉献给你们这帮小可爱了!!不帮我点赞推荐留点评论!!对得起我吗!!!

白日空想:

《バーンってしてぎゅってなる漫画(7班+α)》 P0-P6

地址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mode=medium&illust_id=52692852

作者:雨宮みうこ


【这篇中所玩儿的游戏应该就是那种,用双手比作枪,然后大喊“举起手来!”的那个游戏…… 原作者只打了七班的标签,没有角色标签,所以汉化也保持一致。】



Kurumi:

不想面对最早的那张自分绘表格(。那时我居然还觉得6个都是天使,天真的我。

这样就差不多是现在的认知了。14有点勉强(。画得最满意的是totty,最让我自己兴奋的是次男(。

[ABO]双A的车

兔子洞:


“你喜欢吗?”佐助的手掌缓缓地沿着鸣人光滑的腰部往下,精油在背上被推开反着一层暧昧的光,鼻间闻到的都是那香味。


鸣人身体发着热,周身酥酥麻麻。他努力稳住呼吸……


车车车车,点我